工科男4年拍摄最美星空:作品曾被NASA采用

龙 宇 2016-7-26 有意思 0 0
工科男4年拍摄最美星空:作品曾被NASA采用

  天穹之下,万籁俱寂,苍茫大地,尽是寂寥。

  日暮西沉,黄昏中的喜马拉雅山脉绵延着雪色。站在这片静默的大地上,戴建峰屏声息气。夜色渐深,面对着高原旷野中的瑰丽星空,他一次次按下快门。

  那是2014年4月的一天,第一次到西藏岗巴县的戴建峰,在这个夜晚捕捉到了喜马拉雅山脉上空的漩涡状气辉涟漪,这是源于孟加拉国上空一个强雷暴系统引起的大气重力波变化。幸运的是,来自NASA和NOAA(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的SUOMI NPP卫星也同时记录到这一罕见现象,形成了珍贵的地面与太空同步资料。

  

工科男4年拍摄最美星空:作品曾被NASA采用

  ▲被NASA选用的照片

  这张璀璨的星空照片,被刊登在美国宇航局NASA的天文每日一图栏目,并在今年12月,荣登《美国科学院院刊PNAS》封面,这本创刊于1914年,距今已有百年历史的杂志,与《自然Nature》和《科学Science》一样,是世界上最负盛名的基础科学领域的学术杂志之一。

  12月22日,华西都市报记者联系上戴建峰时,他刚刚完成在尼泊尔的拍摄,回到拉萨。在尼泊尔,戴建峰遇到了5.1级地震,他尽是疲惫的声音却掩饰不住雀跃,“这一次,我又拍到了好作品。”

  

工科男4年拍摄最美星空:作品曾被NASA采用

  爱上星空的雾都“工科男”

  戴建峰的朋友圈里,全是他镜头中的星空。西藏、云南、四川……

  越来越多的人通过戴建峰的镜头,看见了不一样的星空。但事实上,在爱上星空摄影之前,戴建峰的大部分记忆中,却鲜有群星的色彩,因为他成长在雾都重庆。

  “重庆的夜晚,是车船流光,茫茫灯海,”戴建峰告诉记者,嘉陵江边璀璨的人间灯火,几乎遮住了城市的天空。大学毕业后,戴建峰开始从事汽车排气系统的设计的工作,朝九晚五的生活中,多了脚踏实地,却少了仰望星空。

  2011年,在贵州省铜仁市的梵净山,雾都长大的戴建峰第一次欣赏到了夜晚的星空。“黑色如天鹅绒的夜幕,漫天繁星,让我震撼。”回到重庆后,念念不忘的他开始搜索观星的照片,并自学天文知识。戴建峰告诉记者,一次次被照片中的瑰丽震撼之后,他开始萌生记录下美丽星空的念头。“想要将这份美丽带给更多的人。”

  那几年,戴建峰从“宅男”变成了户外“发烧友”,每一个晴朗的周末和假期,他都和重庆与四川的天文爱好者一起出去拍摄星空,摸索学习拍摄技巧。

  2012年,中国天文学会邀请他参与在北京举办的第28届国际天文学联合会的纪录片制作。《美国国家地理》、《天文学》、《天空与望远镜》等杂志上,也多次出现他所拍摄的星空。

  今年5月,戴建峰有三幅作品入围了英国格林尼治皇家天文台举办的《年度天文摄影大赛Astronomy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他的作品被入选画册出版并在英国展览。

  “如果我们有一双更为敏锐的眼睛,或许也能看见这样多彩的夜空,”朋友圈里,戴建峰动情写道,搭配的星空,是在西藏拍摄到的银河系天鹅座至仙王座的壮丽景色。“影像中众多红色星云距离我们大约2000光年。”戴建峰了然于心地说道。

  峨眉山的星空他等候了三天三夜

  “背着40斤的设备(2相机、3镜头、2脚架、1赤道仪、1电脑、衣物杂物若干)从4800米的Gokyo出发,徒步十小时总算抵达Namche,痛苦与汗水不多描述,平平安安就好,”

  “这是来自世界之巅的星空,日落后御夫座和金牛座的群星升起在喜马拉雅山脉的上空,画面中间你可以看到8848米的珠穆朗玛峰正飘着旗云,珠峰的右侧7879米的努子峰展现着它庞大雄伟的身躯,它们下方则是世界最大的昆布冰川。”记录着自己的每一次拍摄,戴建峰用行走丈量出星空的广阔。

  “越是璀璨的星空,可能意味着越是艰难的路途,”戴建峰告诉记者,带着超过35公斤的设备,他常常要翻越高山,淌过激流,走到越来越高的地方,只为了离星空越来越近。

  在尼泊尔,戴建峰在凌晨零下15°海拔5000米的高山上独自拍摄了数小时后,在前往珠峰大本营的途中,太过疲惫的他掉进了冰河中,不到两分钟,他的衣裤就迅速结冰。只是简单的处理之后,戴建峰顶着刺骨的冰冷又开始了8个小时的艰难徒步。

  “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戴建峰自嘲道。

  2012年的大年初一,戴建峰得知峨眉山会出现云海奇景,他拿着行李马上赶到山上。满心期待却遇到了晚上山顶的云雾,一颗小星星都看不见。

  “峨眉山上有310多天的晚上有雾,也因为这样,那样的星空更加难得,”戴建峰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由于在春节,峨眉山金顶的住宿相当紧张,于是,他晚上睡在酒店大厅的沙发上,每个小时都观测一次天空,白天他就窝在金顶下的寺庙里补觉,“一连守候了三天三夜,直到第四天,我才捕捉到峨眉山的星空!”

  

工科男4年拍摄最美星空:作品曾被NASA采用

  他的梦想是职业星空摄影师

  从兴趣到热爱,4年的时间,拍星星的戴建峰萌生了做职业星空摄影师的想法。“拍摄了多年的星空后,我去的很多地方的夜晚都没被人拍摄过,我越发觉拍星星就是我的使命。”

  采访中,戴建峰告诉华西都市报客户端记者,他的想法已经从最初分享星空的美丽,转变为保护星空。得知西藏阿里正在建设亚洲第一个星空保护区后,戴建峰加入到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和绿色发展基金会的“中国星空”项目中,参与阿里暗夜保护区的建设。

  现在,辞职的戴建峰计划走遍中国、尼泊尔、印度、不丹和巴基斯坦的喜马拉雅山脉。在他看来,虽然喜马拉雅山脉南北的地貌、人文和宗教存在差异,但是星空却是相同的。

  “我们在西藏林芝的南迦巴瓦峰看到启明星升起,一小时后这将同样出现在巴基斯坦克什米尔地区的南伽帕尔巴特峰上。浩瀚的宇宙面前,我们没有国籍的差异,只是这个蓝色星球上的小小一部分。我想通过我的作品促进国家间的交流。”站在拉萨的阳光下,戴建峰说道。

原文地址:http://m.77169.net/HTML/223987.html

转载请注明来自华盟网,本文标题:《工科男4年拍摄最美星空:作品曾被NASA采用》

喜欢 (0) 发布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