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udFlare的CEO否定了匿名者的指控,拒绝撤销对ISIS网站的保护

 

      CloudFlare的CEO否定了匿名者的指控,拒绝撤销对ISIS网站的保护 

        在这场战争中,匿名者在昨天公布了超过100个Twitter账号列表,因为这些账号或明或暗的支持ISIS。他们也声称也已经删除了超过8800个Twitter账号,因为这部分账号有可能是ISIS的支持者。

  然而,在追查和处理ISIS相关账号的过程中,匿名者组织发现ISIS使用了CloudFlare的服务来保护他们的网站免受DDoS攻击

  CloudFlare作为一个在服务器和访问者之间的代理,其目的是确保网站安全在线。它也保证了访问者可以快速访问目标站点以及防止目标站点受到DDoS攻击

  匿名者组织表示CloudFlare向ISIS的网站提供了服务,这种行为是可耻的,而CloudFlare的CEO和创始人Matthew Prince 解释道,“我们的客户都是匿名的,我们并不会去审查客户的身份。”

  “再一次,我们发现了@CloudFlare向#IslamicState的站点提供服务。这是可耻的行为。#OpISIS#Daesh#Anonymous”

  — Anonymous (@GroupAnon) 2015年11月16日

  Prince进一步说到,CloudFlare向一个网站提供服务,这并不意味着接受和相信网站上的内容。同时,在CloudFlare的服务器中缓存着数以百万计的页面,要从中识别出不恰当内容有一定难度。他还说,略显讽刺的是,匿名者组织要求他们从CloudFlare的服务器中交出ISIS的网站。

  在之前,OpISIS的第一阶段,大概是在2015年4月,匿名者组织就已经指责过CloudFlare保护恐怖主义网站。

  在匿名发布的OpBeast上,CloudFlare也曾被指责向虐待动物的网站提供保护服务。

  这周二,Prince说道,“我注册了Twitter,在上面看到人们生我们的气。我觉得他们都考虑的太简单了,像小孩子一样,所以不能认真的给他们解释。匿名者组织也使用了CloudFlare的服务保护它们的一些网站,而且也有其他人曾要求我们将匿名者组织的网站交出去。”

  在和他的谈话中,Prince说道,除非警察带着要求他交出客户网站的法律文件来到旧金山,他才会按照要求进行合作。根据Matthew Prince先生所说,一旦这一次他向匿名者妥协,将ISIS的网站交出去,下次别人可能会用其他理由进行同样的要求。如果这样的话他们就没法正常工作了。

  Prince也提到了另一个类似的情况,几年前,曾有黑客窃取了Prince的税收信息文件,并将这些文件发布在了托管在CloudFlare的网站上。但他并没有动用私权去关闭网站删除数据,而是在之后由美国官员做了这种事,因为这名黑客也窃取并且发布了Michelle Obama和联邦调查局官员的个人数据。

  Prince说,他很清楚的知道此次巴黎恐怖袭击事件是史上最悲惨的事件之一,但是,我们必须从美国曾经的错误中学习。

  他解释说,“我的欧洲朋友在美国911事件之后因为爱国者法案做出了妥协。之后有很多人说,你不能相信任何美国科技公司。因此,我感觉现在这种情况,一旦我们进行了妥协,欧洲将会有自己的反动反应,然后欧盟企业将不受信任。”

原文地址:https://www.77169.com/news/HTML/20151120133119.shtm

0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