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ID简史

小龙 2017-8-14 资讯 0 0

本文最初发布于 Segment官方博客 ,原作者: Rick Branson 。经授权由InfoQ中文站翻译并分享。阅读英文原文: A Brief History of the UUID 。

今天,我们发布了 KSUID ,一款用于生成唯一ID的Golang库。该产品借鉴了目前广泛使用的UUID标准一些核心理念,增加了基于时间的排序功能,可提供更友好的表现格式。在针对该产品进行调研的过程中,我们发现UUID的背后其实还有一个极富吸引力的故事,想要借助本文分享给大家。

自从两台甚至更多计算机可以通过网络交换信息那天起,它们就需要一种能够体现唯一性的“身份”。

第一个符合目前我们所知这种定义的“网络”,是1870年代建立的全球首个电话交换网。在此之前,电话线路完全是一种点对点链路。尽管在当时这有着划时代的意义,但这种网络很昂贵,不灵活,也不可靠。甚至导致各大主要城市街头形成了电线交织而成的“蜘蛛网”。

(点击放大图像)

当时哪怕电报也只能被政府和企业用于传递重要信息,电话就更是一种奢侈品了。考虑到电报的速度,专门架设昂贵的电线来更快速的“聊天”,似乎是一种很夸张的做法。不过随后的一个重要创新:可创建交换电路的电话总机,让电话变得更实用。此时电话才真正深入寻常百姓家。而电话总机也为电话网络引入了首个具备唯一性的身份:电话号码。

几十年后,计算机网络出现了。突然之间,身份的粒度有了数量级的提升。

当时,通过电话线路传输数据是一种短暂执行的操作,网络只起到管道作用。现在,按需存储和获取数据的做法已变得极为普遍,整个世界已淹没在数量爆发式增长的数据海洋中。在这些新能力影响下,网络身份对应的主体已由传统计算机实体变为组成数据的逻辑片段。

这样的网络需要通过某种具备唯一性的方式对数据片段寻址,电话网络时代那种需要集中控制的系统已无法满足需求。从数学的角度来看,这种问题是不可避免的,毕竟网络存储和检索数据的能力以及数据的规模都在线性增长着。这样的规模在一定程度上还产生了些许混乱:各种故障和暂存的计算机也已经从牦牛剪毛(译注:牦牛剪毛,Yak shaving,是指为了间接实现一个目标而做的次要,并且与目标无关的工作)问题变得稀疏平常。数据不再只安于一地,而是会在整个网络内自由移动。

计算领域迎来网络化时代

很快到了1980年代,当时使用计算机共享数据实际上意味着要共享整个实体计算机。各大机构会使用微型计算机,以及连接了几百上千台哑终端的高性能大型机交换信息。

换句话说,当时数据本身与计算工作是共存的。虽然个人计算机提供了革命性的计算能力,但由于缺乏网络功能,当时的个人计算机实际上只是一种奢侈的计算器。

成立于1980年的Apollo Computer,曾是步入当时新兴工作站市场的首批公司之一。工作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种可联网计算机,使用“工作站”这个词描述这种计算机听起来似乎有点滑稽,但别忘了,目前我们习以为常的各种网络技术在当时还处于萌芽状态。与大型机相比,数据和计算功能分散在很多相互连接的计算机中,而此时“分布式计算”这个词也开始进入主流视野。

(点击放大图像)

与同时代的Sun Microsystems类似,Apollo的产品也是全栈的。一切都需要从零开始来开发,因为当时软硬件在设计方面与他们构想的用例还有些差异。网络的异步性以及这些任务的本质需求需要功能更丰富的计算机。多任务、安全控制、网络,以及海量存储等特征对当时的个人计算机来说要么过于昂贵,要么不够现实。不过在工作站的未来构想中,这些特征已成为了“标配”。

尽管工作站市场上的各类技术经历了让人印象深刻的爆发式增长,但当时的所有供应商都面临一个共同障碍:缺乏精通网络技术的开发者。为了给自己价格昂贵的工作站塑造一个切实可行的商业案例,他们需要一种编程环境。借此,开发者才能通过某种方式,轻松构建能帮助各家产品将网络功能完全发挥出来的应用程序。

对此,Apollo提出了网络计算系统( NCS )的概念。NCS借鉴了面向对象编程的某些思路,围绕远程过程调用( RPC )的概念构建。虽然这种方式目前已面临淘汰,但在当时至少满足了Apollo的需求:任何开发者都可以了解如何调用某一函数,并以面向对象的编程范式为主要特色。

在Network World杂志1989年发布的一篇有关RPC的文章中,Burlington Coat Factory的一位MIS总监提出了自己的观点:“训练有素的程序员只需要一天左右时间就能学会使用RPC构建分布式应用程序”。同样是那一年,Apollo作价4.76亿美元卖给了HP,考虑到通货膨胀,这一价格约等于今天的10亿美元。

NCS术语中所谓的“物件”(对象、接口、操作[方法]等)也就是“实体”,必须能在网络化的环境中通过具备唯一性的身份进行寻址。在标准的 冯·诺伊曼体系结构 中这一点并不重要:内存或大容量存储设备的地址即可承担这一用途。但在分布式计算模型中,由于多台计算机可以分别独立运作,这就很重要了。考虑到具体用例的实际规模,跨越网络进行协调的方式并不现实,因为速度太慢,并且非常容易出错。

NCS引入了UID(Universal IDentifier,全局标识符)的概念,并使用UID作为实体身份主要且唯一的标识符。UID是一种64位数值,结合单调(Monotonic)时钟与工作站硬件嵌入的永久性唯一主机ID生成。通过这种方式,每台主机每秒钟可以完成数千次标识符生成操作,并在所有时间内确保全局唯一性,在规模方面也不存在瓶颈。这种机制唯一需要进行的协调工作可以在Apollo的工厂中进行,只需为每台计算机嵌入一个永久ID即可。

第一个UUID

当Apollo开始通过网络计算架构(NCA)践行自己标准化的NCS构想时,很快发现,只使用现有的UID还不够。Apollo希望所有工作站供应商通过NCA实现标准化,都在自己的工作站中嵌入主机ID,而具体位长可由供应商自行决定。

Apollo使用了20位长度,很适合计算机总数约为100万台的情况。以今天的视角来看,这样的规模实在是很可笑,但在当时,Apollo需要在整个体量小很多的市场中卖出总价值超过100亿美元的硬件才能达成这样的规模。

NCA引入了UUID的概念,UUID源自UID的设计基础,但将地址空间扩展到128位,这样就可以有更多供应商分别打造自己的产品。UUID就此诞生。这个概念是如此有用,以至于在NCA成为历史,RPC逐渐退流行的今天,UUID依然维持着活力,并最终被 ISO 、 IETF ,以及 ITU 确定为标准。

(点击放大图像)

对UUID有所了解的读者会发现,这个概念与目前广泛使用的第4版UUID有些许差异。NCA UUID包含一个48位时间戳,16位预留位,一个8位网络地址族指示符和一个56位主机ID。这些结合在一起,其实与目前成为IETF标准的第1版UUID概念极为类似。

这些历史事件不禁让我好奇UUID的具体实现,并有幸在网上找到了一些Apollo NCS源代码。如果你和我有着类似想法,不妨一起读读这些几十年前写的源代码。我在这些代码中发现的第一个奇怪之处是:这种标识也像变量和函数名那样使用了美元符号($)。

void uuid_$gen(uuid)uuid_$t *uuid;{#ifdef apollo    std_$call void uid_$gen();    struct uid_t uid;    uid_$gen(uid);    uuid_$from_uid((uid_$t *) &uid, uuid);

原来NCS使用了一种名为“Domain C”的语言,这种语言由Apollo开发,包含在他们的“Domain/OS”操作系统中。在 Bitsavers 的帮助下,我找到了一份1988年发布的PDF版参考手册。Domain C通过多种方式对ANSI C进行了扩展,最重要的是可支持在任何标识符的首个字符之后使用$。

在当时,美元符号主要被一些不怎么时髦的编程语言充当一种变量语法,经济领域用它代表货币单位,或者用它形容那些自我膨胀的音乐家。为了理解这个符号在现已灭绝的Apollo Computer世界中的实际用途,还需要继续深入挖掘更多代码和文档。

在进一步展示我的发现之前,首先要说说自己发现的一个虎头蛇尾的结论:虽然并没有明说,但这似乎只是一种写代码的习惯。_$之前的任何内容实际上代表某个特定模块,_$t代表“默认类型”,例如上文出现的uuid_$t。此外借此也可以很方便地判断哪些标识符隶属于符合Apollo编程风格的库。仅仅为了适应某种具体的编码风格就对C进行扩展,Apollo的这种做法还是让人感觉有些困惑的。

但我不同意。

NCA UUID最终成为了标准化后第1版UUID的基础。需要重申一点:其中包含了一个高精度时间戳以及基于硬件的唯一主机标识符。毫无疑问,无法仅通过系统时钟以可靠的方式生成具备唯一性的序列号,因为时钟有可能不准确,甚至可能导致生成重复的时间戳。为此Apollo使用了一个全局文件(位于/tmp/last_uuid)对不同进程进行协调。

/* * C H E C K _ U U I D * * On a system wide basis, check to see if the passed UUID is the * same or older than the previously generated one. If it is, make sure * it becomes a little newer.  Write the UUID back to the "last UUID" * storage in any case. In the case of systems using a file as * the storage, fall back to "per process" checking in the event of * the inability to safely access the storage. */

该文件可被任何用户全局写入,虽然并非特别安全,但Apollo向最终用户销售的工作站有些也被用在某些高可信网络中,因此也可以将其理解为一种合理的决策。这种技术在UUID的IETF规范中也得到了进一步完善:

The following algorithm is simple, correct, and inefficient:   o  Obtain a system-wide global lock   o  From a system-wide shared stable store (e.g., a file), read the      UUID generator state: the values of the timestamp, clock sequence,      and node ID used to generate the last UUID.   o  Get the current time as a 60-bit count of 100-nanosecond intervals      since 00:00:00.00, 15 October 1582.   o  Get the current node ID.   o  If the state was unavailable (e.g., non-existent or corrupted), or      the saved node ID is different than the current node ID, generate      a random clock sequence value.   o  If the state was available, but the saved timestamp is later than      the current timestamp, increment the clock sequence value.   o  Save the state (current timestamp, clock sequence, and node ID)      back to the stable store.   o  Release the global lock.   o  Format a UUID from the current timestamp, clock sequence, and node      ID values according to the steps in Section 4.2.2.

出乎意料的是,我找到的有关DCE的一个实现,具体源代码竟然来自Apple。Apple似乎主要使用这种技术与微软系统,如Active Directory和Windows文件服务器通信。这个实现包含开源软件基金会的版权,并将实际的功能隐藏在一个名为UUID_NONVOLATILE_CLOCK的预处理器标记之后。

#ifdef UUID_NONVOLATILE_CLOCK        *clkseq = uuid__read_clock();           /* read nonvolatile clock */        if (*clkseq == 0)                       /* still not init'd ???   */        {            *clkseq = true_random();      /* yes, set random        */        }#else        /*         * with a volatile clock, we always init to a random number         */        *clkseq = true_random();#endif

我在网上没找到任何可用于为DCE RPC的UUID生成过程实现非易失时钟的代码。然而大部分Linux发行版的程序包中提供的 libuuid 确实包含了一个可供使用的非易失UUID时钟实现。与NCS类似,它会使用文件实现单调性(Monotonicity),但会将该文件放在更合理的/var/lib/libuuid/clock.txt中。虽然该技术会试图通过略微更全面一些的方式来管理权限,但依然面临相同的安全问题。

NCS和libuuid实现都需要针对状态文件获得所需的锁,但这种做法很容易造成各种讨厌的问题。

while (flock(state_fd, LOCK_EX) < 0) {                        if ((errno == EAGAIN) || (errno == EINTR))                                continue;

libuuid实际上是一种守护进程,但令人费解地使用了uuidd这样的名字,目的主要是为了提供一定程度的安全性。uuidd可以强有力地保证一切都符合自己的规则。通过将其与假定唯一的以太网MAC地址配合使用,即可在分布式系统内提供相当强的担保。

然而在实践中依然有很多问题需要考虑。基于文件的同步会因为各种问题导致同步失败,基于守护进程的解决方案略好一些,但似乎从未得以普遍运用。而直接使用拆箱即用的系统,不进行任何额外的配置,这样的做法就更为罕见了。

另外MAC地址也并非真正全局唯一的,因为用户可以修改。因此UUID包含MAC地址,这种做法也可能威胁到隐私和安全。考虑到不透明这一本质,开发者开始趋向于不认为UUID可以包含用于识别具体机器的信息。九十年代末期影响大量Windows计算机的 Melissa病毒 的创作者,就是因为从病毒代码中发现的UUID中包含了MAC地址而被确定身份的。随着不可信赖的互联网逐渐成为处于支配地位的网络平台,基于信任关系生成UUID的做法已经显得落伍。所有这些顾虑最终导致人们放弃考虑在UUID中使用硬件标识符。

/* * This is the generic front-end to uuid_generate_random and * uuid_generate_time.  It uses uuid_generate_random only if * /dev/urandom is available, since otherwise we won't have * high-quality randomness. */void uuid_generate(uuid_t out){        if (have_random_source())                uuid_generate_random(out);        else                uuid_generate_time(out);}

实际上,libuuid的默认路径会避免在能够通过 /dev/(u?)random 提供伪随机数生成块设备(Block device)的任何系统上使用基于时间的UUID,而自从1990年代起各大主流UNIX变体就已支持这种做法了。这也直接推动了第4版UUID的形成,该版本只包含随机数据,共122位。简化后的实现过程使得该技术也开始得以广泛运用。

当两个世界碰撞之后

当我首次遇到这些随机的第4版UUID时,曾担心过因为碰撞可能产生的威胁。虽然UUID的使用场景不应该由于碰撞造成安全威胁,但作为开发者,我希望能够确信自己的系统不会在这方面遇到问题。糟糕的是,UUID的生成依然需要依赖一定程度的“信任”。

防碰撞方面最重要的一点在于熵的来源。请考虑这两种常见情况:在可信赖的云环境中部署了一个现代化版本的Linux,以及一个不可信赖的移动设备。在云端的Linux方面,我们可以通过/dev/urandom获得一个从密码学角度来说较为安全的伪随机数生成器( PRNG ),这就是所谓的获得“密码学认可”且无阻塞的“熵的来源”。这种方式可将诸如硬件中断生成的“噪音”以及I/O活动源数据等不同来源与密码学函数结合在一起。

然而在移动设备上几乎一切都不同了:移动设备无法被信任。虽然大部分移动设备也可以实现上文提到的技术,但实际上此类设备的PRNG源并非彻底随机的。由于无法对此类特征提供保证或证明,因此对移动设备PRNG的信赖无疑像是一场豪赌。信任度低的移动设备生成的ID,这一话题正在受到学术界的关注,并已成为一个积极研究的领域 [1] 。

就算具备可信赖PRNG设备的环境,具体实现方面的Bug也可能导致碰撞。例如曾经有这样一个例子:OpenSLL在处理进程Fork过程中存在 一个隐蔽的Bug ,会导致纯PHP的UUID库产生较高碰撞率。虽然听起来不太严重,但最好针对自己的UUID实现对各种明显会造成碰撞的Bug进行测试,实际出现的概率可能远超你想象。在系统层面上可以使用 dieharder ,这是一个非常著名的系统PRNG质量分析工具。

只要具备妥善的环境,碰撞风险就会无限降低,甚至趋近于不可能。为实现这样的唯一性,必须使用足够大的号码空间,以确保其他极为罕见的事件能够先于碰撞首先发生。

因为共包含122个随机位,UUID的数量总规模高达PB级别(2^46),这也进一步将碰撞的可能性降低至大约五百亿分之一。需要生成数十亿个PB的UUID才有可能产生碰撞。

相比随机碰撞,实现方面的Bug和错误的配置往往风险更高。对UUID碰撞有所顾虑的人,如果能使用妥善配置的系统,那么完全不需要在这个问题上太过担心,此时出现碰撞的概率甚至远远小于太阳耀斑爆发、热核战争,以及外星人入侵等事件。请务必对系统进行妥善正确的配置。

时间问题还是由我们来考虑吧

某些情况下,第1版UUID的时间戳组件还是相当有用的。我在使用Apache Cassandra时第一次意识到这一点。该产品中,他们把它称作“TimeUUID”。在Cassandra中,TimeUUID可按照时间戳排序,如果希望按照时间进行粗略排序,这个功能会比较有用。这种实现会对部分随机位以及时间戳和主机标识符进行互换。主机ID派生自节点IP地址,同时该IP地址还组成了Cassandra集群所用的唯一标识符。

如果通过时钟偏差攻陷这种技术的唯一性,那么这种实现方式也存在一些弱点(可参阅 CASSANDRA-11991 )。更重要的是,主机可辨识信息已经嵌入在UUID中,但是从过去的经验来看,这种做法并不怎么好。就算这些ID是通过本地网络地址派生而来的,安全方面的最佳实践也不推荐主动将此类信息暴露给外界,哪怕是间接暴露。

那些古怪的友人们

按照时间对ID排序的能力可能是Twitter开发 Snowflake 的最大动机,正是Twitter的这项技术使得按照时间戳进行K-ordering排序的概念变得人尽皆知 [2] 。Twitter需要通过某种方式在无需进行全局协调的情况下,按照创建时间对任意一批推文进行排序。通过在ID中嵌入时间戳,即可在不需要无谓地创建一个时间戳字段的情况下获得这种功能。

K-ordering是一种更精确的粗略排序方式。Snowflake中有大量设计是由将这些ID融入64位号码空间的需求推动的,例如需要通过专用的ID生成服务器,使用一套单独的强协调机制(ZooKeeper)分配主机ID并存储序列检查点。

受到Snowflake启发的Boundary团队在2012年初发布了 Flake 。该技术也使用了专用的ID生成服务器进程,但不需要强协调机制。Flake与第1版UUID的相似之处在于,需要使用规模更大的128位号码空间,以及一个通过硬件地址派生而来的48位主机标识符,借此预防分布式环境中出现的重叠问题。

该技术与第1版UUID的不同之处在于使用了不同的字典排序(Lexicographic ordering)构造。Flake ID的位会通过一种排列方式确保用户无论写入到那里,都可以保证按时间戳排序。而Cassandra必须实现一种特定的顺序逻辑才能对TimeUUID提供类似行为。

由于要将主机标识信息嵌入到生成的ID中,导致Flake ID会将此类信息暴露给最终用户。虽然具体实现方面通过相应机制可防范时钟偏差,但这种方式的唯一性严重依赖于时钟走时。

Flake有个值得一提的特性:Base62编码,该技术相比UUID能提供更“可移植”的表达(Representation)。UUID字符串的表达是其最大的劣势之一,虽然看起来可能并不重要,但由于使用了连字号(-)字符,导致UUID的适用性有所降低。例如当使用搜索引擎对UUID创建索引时,连字号可能会被理解为分隔符。Base62编码可避免这种问题,维持二进制编码的字典排序属性。

两者的强强联合

Segment在实现一个内部系统的过程中,我们团队最开始使用了第4版UUID来生成唯一标识符。这种做法更简单,不会造成额外的依赖性。

但在几周后遇到了一个新需求,必须按照出现时间对这些标识符进行排序。这个需求并不十分严格:最初目的只是为了方便将日志归档至Amazon S3,并在那里根据消息标识符的范围实现键控(Keyed)。现有的UUID会导致消息随机分布,无法自然地进行恰当分组。然而如果能充分利用 时间箭头(Arrow of time) 功能,即可实现自然分组,并为S3中的对象编制更可行的号码。

因此我们开发了KSUID。KSUID是K-Sortable Unique Identifier(可K排序的唯一标识符)的缩写,该技术将第4版UUID的简化性和安全性与Flake K-ordering的字典属性结合在了一起。KSUID通过一定的取舍实现了我们的目标,但我们认为这些取舍无论对自己还是别人来说,都是合理的。

(点击放大图像)

KSUID比UUID和Flake ID更大,共包含160位。其中包含一个32位时间戳和一个128位随机生成载荷。该技术的唯一性不依赖任何主机可辨识信息或时钟,而是与第4版UUID类似,依赖如此大规模号码空间内出现随机碰撞的不可能性。为了降低实现工作的复杂度,我们将122位的第4版UUID四舍五入至128位,此举也使其抗碰撞能力提升了64倍,而这还是在不考虑额外增加的32位时间戳的情况下。

时间戳精度为1秒,我们认为这样的精度对大部分用例已经足够了。如果需要更高精度的时间戳,可将部分载荷位改为更长的时间戳位。虽然我们的实现并未对更高精度的时间戳提供支持,但提供了向后兼容性。任何使用32位时间戳的实现均可安全地通过KSUID使用更高精度的时间戳。

该技术使用了“自定义”的纪元(Epoch),确保可在上百年的时间里始终有效。此外这个纪元还使用了偏移量(14e8),以确保更易记,同时对人眼来说也更易读。

(点击放大图像)

KSUID提供了两种定长编码方式:一种20字节的二进制编码,以及一种27字符的Base62编码。通过使用 大端位字节排序(Big endian byte ordering) 对时间戳进行编码,可实现字典排序属性。Base62编码通过调整可将字符的字典排序与对应的 ASCII 排序进行映射。

定长编码在实现方面更简单也更安全。此外作为一个额外的“福利”,这种方式有时候也更高效,例如在SQL数据库中,可变长度数据类型通常会造成额外的存储开销。无论选择哪种格式,KSUID都可以按照时间进行字典排序,字符串的表达完全基于字母数字(Alphanumeric),可避免UUID中连字符的标记化(Tokenized)问题。

我们的具体实现

今天,我们正式 开源了自己的KSUID实现 。KSUID使用Go语言开发,提供了符合主流习惯的接口,因此可轻松集成于现有代码库,并配合其他Go语言库使用。KSUID还包含了用于生成和检查KSUID的命令行工具。

$ ksuid0o5Fri5Ia34BTFurJmkOf9T6S1e
$ ksuid 0o5Fs0EELR0fUjHjbCnEtdUwQe3REPRESENTATION:  String: 0o5Fs0EELR0fUjHjbCnEtdUwQe3     Raw: 05A95E21D7B6FE8CD7CFF211704D8E7B9421210BCOMPONENTS:       Time: 2017-05-16 18:49:21 -0700 PDT  Timestamp: 94985761    Payload: D7B6FE8CD7CFF211704D8E7B9421210B

致谢

本文的撰写得到了来自 Bitsavers 的帮助,他们收集并整理了有关Apollo Computing的素材。此外还要感谢Albert Strasheim、Calvin French-Owen、Evan Johnson、Peter Reinhardt,以及Tido Carriero提供的深度见解和反馈。

脚注

[1] P. Jesus, C. Baquero, and P. Almeida: ID Generation in Mobile Environments (2006)

[2] T. Altman, Y. Igarashi: Roughly sorting: sequential and parallel approach (1989)

转载请注明来自华盟网,本文标题:《UUID简史》

喜欢 (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