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万条个人信息遭黑客窃取,被用于助考诈骗

在国内,存在高考、成人自考、资格证书考试等大大小小的应试项目,对于每一位渴望通过顺利通过考试的人来说,能够提前拿到真题是再好不过。明明知道几乎不可能,但却总有不少人抱着一丝侥幸。正因如此,诈骗团伙才会持续盯着这个群体……

规模最大的助考诈骗案

助考诈骗团伙与电信诈骗团伙“合作”,利用黑客等途径非法获取个人信息4000余万条,继而发送“提供真题”的短信诱骗考生上钩,诈骗钱款。3月8日上午,14人因涉嫌诈骗罪、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等5项罪名在北京海淀法院受审。海淀检察院办案人员介绍,此案是目前全国范围内破获的规模最大、组织层级最全的一起助考诈骗案。这起助考诈骗案在北京海淀法院开庭审理。

14名被告人被控诈骗罪、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妨害信用卡管理罪、收买信用卡信息罪及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五项罪名。据指控,以曾爱国为首的助考诈骗团伙,与李明、李忠组织的电信诈骗团伙长期合作,通过电话和互联网向考生发送助考以及出售“真题”信息,从中获利6万余元。这其中,曾爱国伙同他人发送诈骗信息400余万条;李明、李忠为曾爱国发送诈骗信息200余万条。

2013年至2016年期间,曾爱国获取包括北京海淀区等地的个人信息共计1000余万条。2015年至2017年间,李明、李忠在非法获取北京等地的个人信息共计3000余万条;并伙同他人出售公民个人信息150余万条,非法获利人民币14000元等。

收购考生信息发诈骗短信

“这是近些年来破获的规模最大、且涵盖全部作案流程的一起助考诈骗案。”海淀检察院科技犯罪检察部白磊介绍,这类诈骗受害人群涵盖国家级各类考试的考生,从高自考到职业资质考试不一而足。助考诈骗特点是,被告人在考试报名结束后,通过黑客等渠道,获取该类考试考生信息,然后向其发送有“真题”等消息。而实际上,他们手上并没有任何与考试有关的资料。

白磊表示,曾爱国所在的助考诈骗集团,通过黑客进入某类考试报名后全部考生的信息,然后打包购买个人信息。此后,团伙会有人将这些信息发给李明、李忠团伙,由后者向考生发送诈骗短信。考生收到短信,再联系助考诈骗团伙成员,并将钱款打入曾爱国团伙账户中。

量刑方面白磊表示,根据法律规定,非法获取公民信息5000条以上,面临3到7年有期徒刑。

真实案例:考生被骗10840元

一个月内,参加国家级某项翻译考试的陈芳(化名),被骗走10840元。

“起初是收到一个手机短信,说是卖翻译考试资料的,就加了对方QQ”。陈芳回忆,当时对方表示,只要840元就能提供资料,自己转账后,对方考前又打来电话,要她收取邮箱内的考试资料,但需要密码查看,同时还附有一份保密协议。

此后,对方称需要交纳4000元保密保证金,于是她用支付宝转账上述款项。对方继续提出要收取风险承担金,陈芳再次用支付宝转账6000元。当对方又提出索要8000元风险承担金时,意识到上当受骗的陈芳报警。

法院查明,2015年至2016年,曾爱国的助考诈骗团伙以发送助考及出售真题信息、提供试题为由,通过电话、互联网骗取考生钱财,陈芳只是其中一名受害者。

“我在网上雇人聊QQ,给每人最低35%的提成,还会发给每人一个话术单,让他们照这个说。”曾爱国供述,他从2012年开始从事电信诈骗,开始是当话术员,几年赚了100多万。2015年起,他开始当老板单干。他表示,部分考生信息是通过老乡购买,此后雇人与考生聊天,表示可以提供考题与资料,然后以收取保密金、老师做材料的费用等要求对方打钱。

就国内目前的形势来看,教育机构、医院机构信息安全保护最为薄弱,也屡次成为黑客窃取信息的重点对象。而在每个人成长经历中,教育信息和医院信息都是最真实的个人信息,所以可靠性也是非常高,毕竟不像网购还可以用虚假名字混过关。

除了相关机构急需加强安全防护之外,在助考诈骗这个环节中,还需要每个人都认清实时,投机取巧终究不可行,切勿轻信他人所谓的“真题”,最终只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以上信息来源于红黑联盟

本文由 华盟网 作者:congtou 发表,其版权均为 华盟网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华盟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0

发表评论

// 360自动收录 // 360自动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