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每个人的信息,行踪轨迹,正在地下黑市出售….

华盟学院山东省第二期线下学习计划

晚上好,我是凌云

老叉出事了,他的真实身份曝光了。

老叉是我的一个朋友,以前这个号是他的,后来他去调查一条贩卖个人信息的产业链,然后我接了盘,从此改名成“我会永远在你身后”。

他被查这件事发生在上一周,我并不惊奇——人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我同样知道老叉遭遇的调查手段正是我恐惧却又无法防御的。

所以,他希望我能曝光这条产业链,他说这个世界不该这样的,有些事应该让更多人知道。

我犹豫了很久才点点头,我不确定这篇文章能引起多少人对自己的个人信息注意,也不知道这篇发出后会不会遭遇老叉一样的事,我不是一个好人,相反,我很胆小。

我们的每个人的信息,行踪轨迹,正在地下黑市出售....

目前存在着一条专门贩卖个人信息的黑色产业链,它存活已久,并且已经非常成熟完整,虽然经过警方多次打击,但目前依然存在。

这些人在地下黑市里,公开叫卖个人信息,号称“无所不能查”。

只需要花点钱,你能通过别人的手机号,甚至是微信号查到他的所有个人信息——车辆行踪轨迹,人身轨迹,名下财产,驾驶证信息,全国开房记录,个人全家户籍,通话记录,火车航班订单,滴滴打车记录,支付宝实名信息,淘宝和顺丰收货地址。

我们的每个人的信息,行踪轨迹,正在地下黑市出售....

我向好几个做警察的朋友打听,他们都告诉我,这些信息泄漏的源头大部分都在一个系统——天网系统

这个“天网系统”说白了就是为了帮助警察抓捕罪犯用到的,像我们平常订飞机火车票,还有住酒店时出示身份证登记,这些信息都会保存在“天网系统”里。

人总会为了利益铤而走险,而警察部门的内鬼同样不例外,他们利用职权非法调取个人信息进行出售,不仅如此,还有快递公司和运营商内部工作人员为这条黑色产业链源源不断输送养分。

我们的每个人的信息,行踪轨迹,正在地下黑市出售....

在这条产业链尚未成熟时,需要这些信息的行业有两个,一个是私家侦探,还有一个是催收

就拿催收来讲,如果遇到欠钱不还的老赖,他躲了起来没法确认位置,欠款自然追不回来,这个时候他们就会求助私家侦探去通过手机号定位或者身份证号查行踪轨迹。

而私家侦探在大部分情况下,都会去找国家系统(警察部门)的职员,以金钱的诱惑让警察利用职权非法调取需要的信息,没多少人能拒绝诱惑,如果有,那就是诱惑不够,毕竟他们和我们一样是普通人,都为了钱而生活。

当内鬼尝到甜头后,开始觉得这个方法来钱太容易了,于是开始寻找社会上的人做他们的线上代理,让他们帮自己接查信息的单。

这类社会上的人可以统称为小弟,而机关职员一概称为内鬼。

小弟们开始对外接单,专门赚差价,跟现在的微商模式差不了多少,比如:内鬼说查户籍信息只要20元一次,小弟收100元一次,而小弟再收小弟,价格不断抬高,最终从20元的信息,抬到了几百元,并且代理的人数越来越多。

可笑至极的是,那些我们小心翼翼保护着的信息,居然只值这点钱,还TM被抬高价了。

而这些小弟也很聪明,知道光靠机关系统查到的信息远远满足不了市场需求后,开始寻找社会上的资源——社会上的企业和三大运营商的内部工作人员,让这些公司的员工去调取快递收货地址,以及通话记录,机主信息等等。

他们把这些资源给整合起来后,国家机关,社会企业,运营商,形成了一个铁三角,就这样诞生了一条,成熟完整的地下黑色产业链,也能对得起号称的“无所不能查”

我们的每个人的信息,行踪轨迹,正在地下黑市出售....
我们的每个人的信息,行踪轨迹,正在地下黑市出售....

直到2009年,国家在《刑法修正案七》增设了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而2012年私家侦探行业迎来了冬天——成都抓获一批侵犯个人信息的私家侦探

2017年,央视曝光了这一条黑色产业链——QQ群内公然贩卖个人信息,警察在那年抓了一批又一批的内鬼和小弟。

2018年,公安厅发布“净网行动”又是一次腥风血雨,当年存活下来的小弟们变得无比警惕,敢在网上公开叫卖信息的,只有两种人——骗子和不怕死的。

经过这三个年头,今年这条地下黑色产业链依然存活着,小弟们抱着侥幸或不怕死的心态藏身在境外,继续捞大钱,而内鬼们开始抬高查信息的价格,并且出信息的效率变得很低——都怕被抓,都想赚够钱就金盆洗手。

不仅如此,从2017年央视的那次曝光后,小弟们知道QQ群会受到腾讯的关键词监控,开始用起了黑话交易,甚至有人线上交流,线下交易(当然很少,他们都怕被钓鱼执法。)

我曾经有个做小弟角色的朋友,或许不能说朋友,他是我师傅的朋友。

2017年那个小弟告诉我——他躲到越南干这行,平常有事没事上山打猎,打算再搞几年,搞多一栋房子就收手,直到去年,我再也联系不上了他。

我通过他口中得知,干他们这行大了,多多少少都有自己的洗钱渠道——为了防止警察顺着资金流查到他们的真实信息。

因为这行的门槛不高,每天都会有人踏入这条产业链里,为了金钱撞的头破血流,一边做着暴富的美梦,却不曾想过最终要接受法律的制裁,我见过最小年龄的从业者是18岁,因为早早辍学,开始研究起歪门邪道。

这是一场猫抓老鼠的游戏,被抓到了都会死,所以他们每个人都非常警惕。

我们的每个人的信息,行踪轨迹,正在地下黑市出售....

小弟们深知国内的社交不安全,容易受到关键词监控,后来他们把战场转移到了国外的一个匿名聊天工具上——Telegram。

这个聊天软件水太深了,不仅深受黑产从业者的喜爱,还藏匿了反华势力,分裂分子,恐怖组织,网络犯罪。

我们的每个人的信息,行踪轨迹,正在地下黑市出售....
网络犯罪特别多

就一个原因——匿名性很高,并且不受国内监管,在我看来,这个软件并非真正做到了真正的匿名。

除了以上所提到的人群,还有一种专门黑吃黑的骗子,因为软件的匿名性以及受害者本身害怕报警的心理,导致上面越来越多的骗子横行。

为了让大家更直观的感受到这条产业链打在人身上的威力有多大,我决定干一件闲到打嗝的事

我们的每个人的信息,行踪轨迹,正在地下黑市出售....

为了让大家更直观感受到这条产业链的恐怖之处,我决定花钱查一个朋友,经过朋友小A的同意后,我把他当作目标——在只有一个微信号的情况下,能查到哪些信息?

我去黑市上联系了一位卖信息的小弟,他说能查微信号的实名信息,我没犹豫给他转了600块钱,查询小A微信绑定的手机号和身份证。

隔天中午,小弟发来了一张图片,在图片里看到一个手机号和身份证号码,而小A也能证实信息是正确的。

我询问小弟,微信的实名信息是出自哪个系统的,小弟说是警察内部系统,而后我问了一个做警察的朋友,他也说微信实名确实在系统里能查到。

我们的每个人的信息,行踪轨迹,正在地下黑市出售....
小A微信号实名信息

假如小A在网上招惹了我,我有他的身份证却不知道他长什么样,于是我又向小弟转了100块查询这个身份证的户籍信息,这次没等多久他就给我发来一张图,这张图不仅有姓名,家庭住址,还有小A的照片。

我们的每个人的信息,行踪轨迹,正在地下黑市出售....
小A的户籍信息

既然已经知道了小A的样子,我再次付给小弟200块,查询小A身份证名下的车牌号以及行车踪迹,耐心等了一天后他终于给我发来了查询结果。

在这张图片里记录了小A的车牌号,以及行驶地点,甚至详细到时间,并且在图片的底部能看出是在一个网页查的,虽然底部涂抹掉了网页的标题,我猜测是车管所调取的信息。

我们的每个人的信息,行踪轨迹,正在地下黑市出售....
小A车辆行踪

通过以上所查到的信息,我知道小A最近的动向,于是又付了400块钱查询他的快递收货地址,在连续付费查询后,小弟对我也降低了警惕,开始跟我聊起了一些细节——最近快递收货地址只有顺丰的能查,其他快递的没找到人。

我们的每个人的信息,行踪轨迹,正在地下黑市出售....

当天晚上,小弟给我发来一条信息:“顺丰是空的

并且把早上转他的400块钱退还给我,我有点诧异,就去问小A,小A说他有两个手机号,这个手机号没用过顺丰快递。

我“嗯”了一声,心里想小弟没有骗我,还很诚信的把钱退还给我,于是我继续联系小弟,问他还有什么方法能查到别人的住址。

小弟说,既然快递收货地址没发现,就查下外卖的收货地址,目前只有一家平台可以查。

我说好,又给他转了200块钱查询小A的外卖收货地址,这次连续等了两天都没有结果,中间小弟一直跟我解释:“外卖地址还等等,最近查得严,很多信息都是统一时间查的。”

直到第三天,小弟才给我发来小A的外卖收货地址,这次不是以图片的形式发送过来,而是直接以文字方式,而小A的外卖收货地址是一间网吧。

我们的每个人的信息,行踪轨迹,正在地下黑市出售....
小A外卖收获地址

我知道这家网吧,我跟小A在那打过游戏,他经常在那家网吧泡着。

综合以上,我又花了1100元查询小A的通话记录,这个能不能查一直以来我都很好奇,这次居然只过了三个小时小弟就发来了一份文件,里面罗列了最近6个月的通话表格,小弟告诉我,通话记录只能查到最近6个月的。

我们的每个人的信息,行踪轨迹,正在地下黑市出售....

如果我想知道小A都有那些朋友,只需要查看这份表格通话最多的电话号码,再顺着这些电话号码往下查实名信息,那么你认为,我们还有隐私可言吗?

综合以上,我一共花了2100块,通过微信号查到了小A的手机号,身份证号,以及行车轨迹,通话记录,还有他常去的网吧。

我们的每个人的信息,行踪轨迹,正在地下黑市出售....

到这,我就不打算往下查了,一方面是没必要,已经证实了他们有能力获取我们的信息,第二方面就是——钱不是大风刮来的,我很肉疼。

我们的每个人的信息,行踪轨迹,正在地下黑市出售....

这个问题把我难住了,在面对各个系统内鬼泄漏的信息,我们该如何保护自己,说实话,这种手段令我非常至恐惧,如果非要说一个稳妥的方法,你们听好了。

1.准备两个手机卡,一个工作使用,一个私人使用

2.社交帐号同为一样,用这两张手机卡分别注册公私分明的社交帐号

3.即使在网上得罪了别人,别人顺着你的手机号往下查,也无法得知你的家庭住址。

4.公用手机卡不在外卖,快递使用,如果非要最好填附近的自提点,或小区楼下。

5.私用手机号仅加同学,亲友,一旦往外泄漏,就要想好最坏的结果,最好风控准备。

6.使用阿里小号,保护隐私比较不错。

当你做完以上所说,即使遭遇到信息泄漏,也仅仅是来自表面信息泄漏,而我们户籍信息早已不是秘密,这个是最好的时代,同样是最坏的时代,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把最后的隐私紧紧捏在手里。

如果你觉得这样活着太累,我何尝又不是,甚至极端点,我在三和大神那花了几百块钱买走了他的身份证和一张银行卡,干这种事,总有一天会湿鞋,最怕的还是来自黑暗的报复。

如果能赋予我一个正义的身份,或许我还能干更多事,但我注定是个坏人。

别沉默,这个世界不该是这样的。

转载请联系作者,严禁未授权转载

欢迎转发朋友圈

www.idc126.com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我会永远在你身后

本文由 华盟网 作者: 发表,其版权均为 华盟网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华盟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已赞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