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同伟之死和黑客之死-华盟网

祁同伟之死和黑客之死

华盟学院山东省第二期线下学习计划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够审判我!”

《人民的名义》大结局中大反派祁同伟向无数漆黑的枪口喊出了这句话,饮弹自尽。

一瞬间,手机上弹幕横飞,屏幕暗下,倒映着人们潸然泪下。

1

“胜天半子”是这位草根公安厅长的人生哲学。他的所有选择,都证明他并没有在法律和道德的棋盘上落子;在他的心里,法律和社会的漏洞,是游戏规则的一部分。

“漏洞,是规则的一部分。”

这正是无数黑客内心遵从的真理。

有人选择投身于利用漏洞,有人选择投身于修复规则。于是便有了我们熟知的“黑帽子黑客”和“白帽子黑客”之分。

看来,遵守规则与否,可以清晰地划定“好人”与“坏人”。

有了道德,我们就可以用道德规则审判一个人,有了法律,我们就可以用法律规则来审判一个人。那么,为什么有人要为祁同伟流泪?为什么有人要为“世纪佳缘案”的白帽子袁炜伸冤?为什么有人相信快播 CEO 王欣无罪?

黑客和规则

于是我想先弄明白什么是规则。

规则,一般指由群众共同制定、公认或由代表人统一制定并通过的,由群体里的所有成员一起遵守的条例和章程。它存在三种形式:明规则、潜规则、元规则。

(以上摘自百度百科)

我发现在定义中,“规则”并没有和“正义”划等号。这似乎很重要。

所以,我想到了几个例子。

1963年,马丁路德金在林肯纪念堂向25万黑人宣告“我有一个梦想”之前,黑人妇女不给白人让座,被法律判处监禁2年。

1840年以后,英法德美俄在租界获得“治外法权”,割让香港,截流海关,同样有白纸黑字的《北京条约》《南京条约》。

规则并不自带光环,因为它不等于真理。

匿名者黑客

而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的真理。我想到了两个颇为著名的电影《七宗罪》和《V字仇杀队》。二者在哲学层面上讲述了同一个故事:“我”用自己的规则,惩治“我”心中的“坏人”。

黑客又何尝不是呢?

《V字仇杀队》中主人公的面具是著名国际黑客组织“匿名者”的图腾,来自全球的黑客正是用这个符号聚集在一起。他们的口号就是

We are Anonymous 我们是匿名者

We are a Legion 我们是军团

We do not forgive 我们不会原谅

We do not forget 我们不会忘记

A0749A83A808173A7446175C25FFC6F1F2067CCA_size40_w740_h462

图为匿名者黑客组织的 Logo 和 Slogan

“匿名者”曾经向多个组织“宣战”,其中包括美国中情局、恐怖组织 ISIS、汤姆克鲁斯支持的山达基宗教、国际武警组织、朝鲜政府。如果你觉得“匿名者”干得好,那么我告诉你,他们也曾向中国政府宣战。

“匿名者”在“惩恶扬善”,它的对手从来无力报复。

袁炜、王欣、你和我

我们还可以看看这位叫袁炜的黑客,他应该更喜欢自称为“白帽子黑客”。

根据公开资料,袁炜在2015年12月曾经发现了婚恋网站世纪佳缘的漏洞,并且通过漏洞平台乌云报告给了世纪佳缘。世纪佳缘于四天后修复,并且致谢。根据世纪佳缘方面的表示,在一个月后他们发现了900条数据被窃,于是报警,北京朝阳检察院依法批捕袁炜。

这件事情,让很多白帽子义愤填膺,认为世纪佳缘“钓鱼执法”,打击报复。

在动机上,没有人可以自证清白,但在法律的棋盘上,袁炜犯规了,虽然没有祁同伟那么不可饶恕。

这句话,有一种更为中立的表达:白帽子黑客袁炜内心的规则和法律规则并不一致。最终,国家暴力机关强制袁炜遵守了大多数人所认同的“法律规则”。

E185C4AFD35E57117F0106D5204A3B5B06ABCA5B_size74_w595_h377

图为乌云平台创始人方小顿

很多黑客都有过“日站”的经历,简单来说就是偷偷摸进网站的服务器,看一看里面的数据。从法律上来讲,这些都是非法行为。

有关规则,还有一个是非难断的例子。

从去年开始,黑客组织“ShadowBrokers”接连放出大量的 NSA(美国国家安全局)用于监控全世界的黑客工具。正是因为有了黑客对 NSA 的非法入侵,中国众多公司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过去几年一直处于美国的监视之中。

有关规则,还有一个更柔软的故事。

快播 CEO 王欣利用快播服务器缓存了大量淫秽内容,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我个人觉得,老司机们用快播快意人生,至少在某种程度上助推了王欣入狱。

那么,问题来了。作为老司机,你有没有觉得自己的规则和社会的规则发生了剐蹭事故?

凡是认识苍老师波老师的,都需要回答这个问题。

40C1245C6EDEBF40E082407529BDCB0BFDE8BF96_size39_w524_h298

图为快播 CEO 王欣在接受审判,他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有期徒刑3年6个月,罚金100万元。

由此,藐视规则的祁同伟、袁炜、王欣、你和我,都站在了一条船上。

这,大概就是有人为他们叹息的原因。

谁能审判我

美国人是否能够审判斯诺登?

NSA是否可以审判 ShadowBrokers?

我们是否可以审判“匿名者”黑客组织?

祁同伟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审判我!”这句话,值得玩味。

你可能没有注意,在上文“规则”的定义中,我特意附带了规则的三种形式:明规则、潜规则、元规则。

前两种已经明了,我想说说元规则。

元规则:暴利竞争的胜利者说了算,换句话说,在挑选规则的时候,拥有叫对方得不偿失的伤害能力的一方,拥有否决权,而死亡是最彻底的损失,暴利最强者拥有最高否决权。这个概念触及了生命、生存资源、生存资源分配规则,这三者之间的关系。

(元规则释义节选自百度百科)

在多数人看来,你或者“胜天半子”,或者“满盘皆输”。

陆秀夫崖山投海,王国维沉湖殉清。

祁同伟大骂“去他妈的老天爷!”,饮弹而亡。

他们的背影,和远去的黑客颇有几分神似。

0543B76FCFAE7FFEFF283C9C7389E744E89C7435_size27_w640_h406

www.idc126.com

文章出处:雷锋网

本文由 华盟网 作者:congtou 发表,其版权均为 华盟网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华盟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0

评论:

1 条评论,访客:1 条,站长:0 条

0%好评

  • 好评:(0%)
  • 中评:(0%)
  • 差评:(0%)
  1. 谢幺
    谢幺发布于: 

    本文作者史中,转载请注明作者,谢谢

发表评论